《暗黑地牢:血色庭院》评测:一将功成万骨枯 

【前言】

你是一名十字军战士,此刻你面对着主的雕像双膝跪地。你向主恳求救赎,因为你永远忘不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,这次冒险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。

暗黑地牢

你头疼欲裂,心魔灼身,银白色的头盔上仍还残留着鲜血,它们好像眨巴着眼睛,一滴一滴地,一滴一滴地,似乎要贯穿你的心脏,同时逼迫你去想象那些恐怖的画面。

约翰是一名赏金猎人,身材高大,身上一副维京盔甲凛然不可犯,你很信任他,几个月来你们是队伍的先登,他就像一名狂战士一般,战斗方式野蛮恐怖,他对那些怪物的尖叫声嗜爱不已。

然而他死了,他被一头凶猛的大鳄扯碎了尸体咽了下去,这次尖叫的是他。

弗农是你的老相识,虽然以出老千和酗酒闻名村镇,但是却异样勇敢与沉着,他是一名弩手,喜欢站在你的背后给予怪物致命一击,然而怪物用长满钉刺的触手将他从队伍中拖了出来,徒留地上一片血滩。

最后你想方设法地保护玛丽,她是一名修女,你已做好必死保护她的决心,这是骑士的荣耀,也是以主之名。

暗黑地牢

然而她已不堪重负,长途漫漫的黑暗、此起彼伏的魑魅魍魉、阵阵不断的鬼哭鸦鸣、战友的相继身亡,这一切已经让这位本已脆弱的女性心神崩溃,她双目发红,低吟不断,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渐渐地,渐渐地,没入黑暗。

她身上的修女头巾,你现在仍然紧紧地攥在手上。

而游戏近日又推出了DLC《血色之庭》(The Crimson Court),DLC只是给原版游戏加入了一些新的人物、建筑和一个新的场景地图“The Crimson Court”,同时加入了隐藏要素“吸血鬼的邀请函”,游戏的核心机制没有改变。

因此本篇评测自然就不能算即时性的介绍文章,因此笔者打算从相对新奇的角度来对《暗黑地牢》做出评论,希望能收旧瓶装新酒之效。

暗黑地牢

对于玩家而言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游戏里的黑暗哥特式风格的整体画面,哥特式风格在绝大部分游戏中都有所体现。

而在本游戏中哥特风格主要表现为:冷峻刺骨的整体气氛、恐怖颓废的建筑群落、凄凉幽深的外部环境、尖削分明的人物线条、浓深的整体颜色对比、混沌不明的世界秩序、以及稀缺的日光和巫术、吸血鬼、诅咒、乌鸦、死亡等一系列象征元素。

这种整体画面风格推崇混沌、无秩序、无所依赖,黑色相对于黄色具有画面优势,暗喻黑暗对光明、混沌对有序的侵蚀与吞噬。

暗黑地牢

同样游戏的怪物风格、传说故事、恐怖末日的整体氛围又都来源于克苏鲁神话。克苏鲁神话尽管是一个相对庞杂的神话系统,但整体风格仍算鲜明。

在克苏鲁神话中,宇宙是一个与科学、秩序、人类理性相对的容器,因为科学与理性使人们免于恐惧,而克苏鲁神话中的宇宙恰恰拥抱这种人类原始的恐惧与混乱。那些人类生活中日常的动植物,本是人类已经了解的对象,但在神话中却都成了人类的梦靥,饥渴地环伺猎捕着人类。

以上对于魂系列的玩家来说可以说一点都不陌生。

游戏为了进一步烘托恐怖幽森的气氛,还会不断在玩家的操作行动中给予旁白反馈,例如敌方如果是中了出血效果而死的话,则会出现一声朗读咒语般的旁白:“慢慢地、轻轻地、这就是生命被夺走的样子。”

暗黑地牢

游戏不仅在画面风格与叙事上继承了克苏鲁神话,而且还加入了“stress”(精神紧张度)来还原人类探索未知深处的恐惧感。游戏中队员在探索地下城、遭遇怪物奇袭攻击、我军被暴击、遭遇埋伏、从地下城撤退时都会降低精神值。

精神值过低时便会出现出旷工不干事、成功地给予友军致命一击、魔法师物理攻击对方坦克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事,也就是本文开头脑补的修女的故事(文学源于脑补),这一个设计可堪称是RPG回合类游戏中大胆的创新,并且这种创新刚好接续了克苏鲁神话的传统,可谓梅开二朵共连一枝。

Statements: Some of the contens of this site are from the internet, if these contents infringe on your copyrights, please contact me, I will immediately delete. All contents doesn't represent my points.